“占中”剩下一隻疲憊但狡猾的尾巴
  香港極端反對派煽動部分學生搞的“占中”越來越難撐下去了,如今“占中”團體提出新的主張,往往都會被輿論審視一遍,看看這是不是那些團體在為結束“占中”尋找臺階。
  然而“占中”在結束前仍不排除有戲劇性曲折。香港警方2日再次呼籲“占中”的倡議和組織者應具有道德和勇氣推動這一非法占道運動的結束。這一呼籲大概不會有效果。越是敗局已定的時候,“占中”積極分子們越會集中精力保護他們的一己私利。他們不會採取有利於香港社會、卻能清楚顯示他們做錯了的行動。
  失敗了但卻不甘心失敗,至少是不公開承認失敗,這是政治鬥爭中的一個規律。
  “占中”在香港無條件“自行結束”的可能性不大,“占中”的最後幾個人估計到頭來還要靠警方把他們架走。離那一天或許還有一些日子。北京APEC馬上要開,“占中”者如果能在這期間搞出任何較大的動靜,受到APEC與會者的集體關註,將是他們巴不得的。一些“占中”激進人士宣稱要到北京去鬧APEC,當然了,他們未必能夠得逞。
  西方輿論也不情願“占中”就這麼完了。一些西方主流媒體不時抖一點跟香港“民主”有關的材料,製造輿論焦點。比如《紐約時報》等通過“解讀”解密的外交文件,宣稱英國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殖民時期就想給香港民主,但遭北京反對。中英當時無大使級外交關係,英國幹壞事中國阻止不了,它想乾“好事”就這麼容易被北京搞黃。這可信嗎?
  日本共同社也來湊熱鬧,說美國務卿克裡要求中國不要動用解放軍武力干預“占中”。這更是荒唐虛偽的空頭“人情”。結束“占中”香港警方都很可能不需使用武力,用得著解放軍駐港部隊動手嗎?
  “占中”走向窮途末路,根本原因是兩個。一是內地社會完全適應了這些人在香港鬧事,“占中”對內地穩定的衝擊幾近於零。與“占中”者的願望相反,他們激起了內地公眾對他們的普遍反感。他們大概搞明白了,在這個國家裡,他們真的只是“一小撮”。
  二是他們搞煩了香港社會,香港主流民意自始至終都不在他們這邊,如今輿論更是越來越多地站到他們的對立面。最近的香港“反占中”簽名再次吸引180多萬人參加,“占中”者清楚,他們多堅持一天,就將多收穫一份輿論對他們的反對。“占中”的前途是一個黑洞。
  “占中”如今像是剩下了一隻疲憊、但仍很狡猾的尾巴。香港和內地社會恐怕還要再晾它一些日子,進一步耗乾它的能量。我們不僅要讓“占中”失敗得毫無懸念,而且要把它作為一個醜陋的標本掛起來,警示未來的激進者。
  為此,雖然人們希望“占中”儘快結束,但香港社會不應接受“占中”者的任何無理條件,不應為著急結束“占中”與他們妥協。結束“占中”應當是是非分明的結局,而不應是和稀泥的結果。“占中”勢力政治上的失敗需要轉化成他們道義和法律上的損失,也應促成“這樣的事再也不能在香港發生”的共識。
  “占中”的收場不能成為香港政治上反覆“拉痢疾”的一個伏筆。與其這樣結束“占中”,倒不如讓它在公眾越來越集中的譴責聲中多暴露幾天。長痛不如短痛,我們需要盡可能“一勞永逸”地結束它。
  “占中”的這次較量讓整個中華社會和全世界都看清了力量的對比。給中國搗亂的人和力量總有一些,但他們的本事就那麼大。只要中國自己堅定並清醒,這個世界上任何要扳倒我們的念頭就都是幻想。▲
創作者介紹

annual

drckxpcl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