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西隆林德峨鎮14歲男孩楊六斤,6歲時父親去世,母親改嫁,4年前爺爺奶奶去世,他獨自生活,住在空房子里,每星期從堂哥那裡領10元生活費,常吃野菜充饑,還自製工具抓魚吃。5月底,他的故事在廣西電視臺播出。6月6日,深圳康橋書院兩位義工把楊六斤接到深圳讀書。而楊六斤的經歷經報道後,很多人給他捐款。6月20日,其堂哥、鎮政府幹部等人來到深圳,要求將楊六斤帶回廣西處理捐款(南都昨日報道)。
  他的命運誰來定?儘管他哭喊“我不想回去,我喜歡這裡”,儘管他流幹了眼淚,儘管他一再掙扎,儘管康橋書院十多名學生想從親戚手中搶回楊六斤,把他留下來,但是,昨天下午,他仍然被帶回廣西。
  歡送會上眾人淚流滿面
  昨天上午11時許,記者來到康橋書院時,已有十多家媒體在等候,經過操場時,正好碰到同楊六斤一起上課的十多位學生,在老師帶領下走向禮堂,準備參加楊六斤的歡送會。他們年紀都在7歲左右,一路走一路有小朋友問老師:“楊六斤哥哥真的要走了嗎?”
  “上午我跟楊六斤說,你要跟你堂哥先回廣西,等把事情辦完了再回來,他就很乾脆地跟我說‘我不回去’,他以為自己說不回就可以不回,”書院校董助理、國際高中部副校長陸卡婭表示,前天學校組織學生去深圳大學參觀,就是專門為他安排的,因為這半個月來,發現他特別愛讀書,所以想加強他的觀念,參觀的時候,就跟他透露過“你堂哥他們都在等你一起回去辦事情。”
  11時40分,班主任黃萃老師領著楊六斤來到禮堂,楊六斤一路走一路哭,快到二樓禮堂時,看到在門口等候的堂哥等人,他轉身就想走,黃萃老師只好把他領到一邊,不停地安慰他,“六斤,你是個堅強的孩子對不對?”楊六斤不停地點頭,但眼淚卻嘩啦啦往下掉。
  隨後,學校播放了楊六斤的視頻,20多分鐘的視頻才放了一半,有幾個女同學已經忍不住哭出了聲,整個禮堂100多位學生將近一半都在擦眼淚。視頻還沒結束,在場的老師和記者,也都用手在抹淚。
  國際高中班的幾十位學生,還有跟楊六斤一起上國學的十幾位國學班同學,都給楊六斤製作了卡片,國際實驗班的陳浴洲在卡片上寫道“六斤,你還是我的弟弟,是我唯一一個弟弟,哥哥也不想說太多,只想開開心心送你,不想流著眼淚送你,以後要照顧好自己,別讓別人騙了,哥哥以前跟你講的話要記住,願我們有緣再見!贈我的弟弟六斤”。
  歡送會上,就連60歲的陸卡婭教授,也是流著眼淚主持完歡送會。
  楊六斤喊不願回去 學生與家屬搶人
  “我喜歡這裡,我喜歡大哥哥和弟弟,我愛你們!”在歡送會上,楊六斤哭著說。從一踏進禮堂大門,他就一直在哭,跟他住一個宿舍的7歲曾繁榮拉著他的手,哭喊“六斤哥哥,你不是說不走的嗎?”
  歡送會還沒結束,堂哥楊取林上臺講完話,就拉著楊六斤走,楊六斤原來的校長楊佳勇也走到旁邊,跟楊取林一人一邊,夾著楊六斤離開禮堂。學院學生,有的邊哭邊追了出去,在宿舍門口,十多名學生將楊取林、楊佳勇圍在中間,有的拉著楊六斤,不讓他上宿舍收東西,而楊取林也拉住楊六斤不放。
  “我喜歡這裡,我不想回去,”在爭搶中,楊六斤喊了出來,而十多位學生也一度把楊六斤搶了過來,但是,堂哥楊取林馬上又將楊六斤從學生手上奪了回去,在校長楊佳勇和德峨鎮幹部韋某的幫助下,脫離學生圍堵,迅速衝到宿舍,把楊六斤的衣服等物品裝上袋子帶走。學生們緊追不放,幾個女生把廣西電視臺記者堵住,不停問“他不是說不想回去嗎,你們幹嗎還要把他帶走”,記者也無言以對。
  而在宿舍樓下,7歲的曾繁榮和幾個國學班的小伙伴,因為追趕不上,坐在樓道上,號啕大哭。
  “都怪我們,沒有能力把楊六斤留下來,”高中班的陳勇彪懊惱地說,頭天晚上得知楊六斤要被接走,他們班上十幾個同學,商量好只要楊六斤說他不想回去,他們就要阻止其堂哥等人把他帶走,為了此事,他都一個晚上沒有睡好覺。
  下午1點半,流幹了眼淚的楊六斤,被堂哥拉進麵包車,消失在眾人的視線,只留下還在哭泣的幾位國學班小伙伴。
  路向何方
  楊六斤還能再回深圳麽?
  沈蘭慧表示,他們和德峨鎮幹部韋某等人協商好,7月10日放暑假,只要六斤願意,他們可以送他到深圳參加夏令營,“不管六斤願不願意回來,我們都要去看他,如果他願意,我們就把他接回來,”沈蘭慧說。
  而陸卡婭教授則沒那麼樂觀,她說楊六斤問過好幾次,說自己有個弟弟,今年8歲了,能否跟一起到深圳來讀書,當時她回答說,只要他媽媽同意、弟弟肯來,學校肯定會資助他們兄弟,校董沈蘭慧也同意了,“但這次回去,我估計要回來就難了。”
  陸教授表示,楊六斤還跟她提到過,愛心人士給他的捐款已經有200多萬元,上次其堂姐來看他時,也希望他能回去處理,不過,昨天再次向其堂哥楊取林核實捐款數額時,他依然表示自己也不知道,沒有查詢過,而如何使用則要問電視臺。
  楊取林表示,他已經做好打算,準備放棄在外務工,回老家照顧好楊六斤,而政府也有計劃,準備給他們蓋個房子。
  校方說法
  “我們沒法阻攔 硬留會被誤會”
  “他們要把楊六斤帶回去我們也沒辦法阻攔,也不想別人對我們學校有誤會,”康橋書院校董沈蘭慧說,楊六斤現在也算是個名人了,但他到學校半個月,學校沒有公佈他來學校的事情,也沒有利用他做宣傳,因為學校近年來資助了不少貧困學生,也有能力再資助楊六斤,“但他有一筆不少的捐款,我們也不想因此而被誤解,雖然回去對於他的成長不一定是好事,但我們也沒有辦法。”
  沈蘭慧表示,他們也向德峨鎮幹部韋某和楊六斤原校長楊佳勇提出,讓楊六斤的法定監護人、其母親過來,他們才能把人讓他們帶走,但是對方告訴他,楊六斤母親已經幾年沒管他了,現在的實際監護人是他堂哥楊取林,六斤跟他堂哥的關係很好,只要他堂哥來就可以了。
  提議將楊六斤帶到深圳的校董助理陸卡婭教授則表示,“堂哥楊取林常年在外打工,楊六斤是一個人在老家,學校義工去接他時,楊取林還在梧州打工,怎麼就成了實際監護人?”
  為何不讓楊六斤的母親來帶他回去?德峨鎮幹部韋某表示,六斤的媽媽已經幾年沒管他了,一直都是堂哥在資助他,所以算是他的實際監護人,而且當時康橋書院也是通過他堂哥把六斤帶出來的,所以,有他堂哥和原校長來,就可以了。
  律師觀點
  捐款使用、孩子去留均應由其母親決定
  善款放入個人賬戶是否合規?所有權歸誰?公益星火計劃學員、德恆律師事務所律師呂成剛表示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慈善捐贈法》中並沒有明確規定個人不能進行募捐行為,但為了防止有不法分子鑽法律空子,社會公開募捐的應當到民政部門備案,募集款項應交由正規慈善組織處理。
  呂成剛認為,依托合法的募捐團體或組織進行募捐款項的管理,可以避免原本善意的私募變味。對於目前楊六斤賬戶內的款項,她認為,“現在款項是公眾對孩子的捐贈,所有權是孩子的,如果沒有經過慈善部門介入,原則上由監護人監督使用。”
  那孩子的去留應該由誰決定?“在其母親還是法定監護人的情況下,沒有孩子母親的委托,其他任何第三人都不能隨意帶孩子走,”呂成剛說。廣西一行人來深圳並沒有帶公函,他認為,如不能拿出相應的法律依據,那就是違法的,沒有公函,那要看他們在現場的言行來推斷是否是代表個人或機關他,“代表個人肯定違法,代表機關必須要說明理由。”
  此外,呂成剛表示,深圳康橋書院也不能強制性地把孩子留下,但相應的,別人也無權強行把孩子帶走。
  採寫:南都記者 陳思福 朱凌  (原標題:哭喊著不願走 楊六斤仍被帶走)
創作者介紹

annual

drckxpclz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